小可喜欢萌萌哒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此生不悔入德云❤️❤️❤️❤️
脑洞卡了两天,只能做做图了,喜欢私聊我给原图

当他生气的时候

#日常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九辫

“小眼巴叉的,我说不演口吐莲花,你非要演,打自己还那么大劲,你不心疼你自己,我还心疼呢”

“角儿,我错了,您别生气了,乖,把拖鞋穿上,地上多凉呀,我一会给你买炸糕去”

“还炸糕呢,吃了药赶紧麻溜休息去,还想让我生气是不是”

“好好好,那角儿,我能抱着你睡吗,没你在身边我睡不踏实”


良堂

“先生,长能耐了,不是说好保护自己的腰,不跳难度高的舞吗?”

“周宝宝,我错了,这不是为了金霏和陈曦的愿望吗,最后一期了,不留下任何遗憾。”

“为了金霏陈曦,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我多担心呀,床上躺着去”

“周宝宝,我错了,下次不这样了,我这老腰可经不起折腾了”(红着脸的孟孟)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再说了我可没那么禽兽,床上趴好了,我从中医那儿学了一套新的按摩手法,缓解腰疼的”


祥林

“大脑袋,你又背着我去骑机车了,不是答应我不骑了吗,你不知道每年有多少骑机车丧命的吗,你是不是想让我守寡,你个丧良心的”

“大林,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要让我爸封你的箱”


看着自己被挂的电话,壮壮同学不知道是找两个相拥而眠的老舅和舅妈解释还是找细心按摩的堂主和九良诉苦


唉,还是玫瑰园门口跪着去吧


﹉﹉﹉﹉﹉

有人在乎,你生气才是生气,没人在乎,你生气就是自己受罪

我的渣文笔呀


吃馕看馕,周末的正确开启方式

最美(半夜的脑洞)

所以,九郎下车拿的袋子是给姆们角儿买的新大褂嘛……

看着沙发上刚刚午睡起来还处于启动状态的角儿,九郎端了一杯蜂蜜水走过去,塞到张云雷手里,顺势坐下来拿过一个橘子开始剥,嘴里还说着:“角儿,我一会先去社里把今天演出用的大褂拿到北展,另外你不是想做件新大褂吗,我去把账结了,你在家都待一会儿,我让九涵来接你,最近北京天儿干,你得多喝点水,多吃点水果,一会儿出门多带件外套,晚上结束得晚,肯定很冷,对了还有口罩,瞅着外面有点雾霾……”
张云雷在旁边一边小口小口喝蜂蜜水一边撇撇嘴说道:“小眼巴叉的,怎么这么絮叨呀,你直接带着我去剧场多好,省多少事~”九郎剥完橘子,往自家角儿嘴里投喂了一瓣:“我也这么想呀,这不是不顺道吗,您在家多休息会儿。再说了晚上这么重要的演出,您这儿服装我得亲自把握呀,让您艳惊四座。”
眼睛里闪出星星的张云雷明显被哄高兴了,抢过来橘子嘚瑟地说:“小爷天生丽质,穿啥都好看”“对对对,姆们家角是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帅”
叮~咚~       两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就听见门铃响了,九郎开了门,自家助理小师弟过来了。九郎一边嘱咐一边穿外套:“我给角儿多准备了一件外套,记得拿上,晚上结束了得穿,对还有水果和蜂蜜水,我都放在厨房了,也得拿上,你们多休息一会再出发,也别太晚了,北京今天得堵……”听着自家搭档絮絮叨叨地嘱咐小助理的张云雷忙对穿鞋拿钥匙的杨九郎扬了个飞吻“一会儿见,大白馕”

九郎拿了今晚的大褂,忙给自家角儿发了微信“我拿了大褂往剧场走了,你们差不多也出发吧,今儿个路况还行”往剧场走的路上,九郎一边开车一边瞄着后座的大褂,心里暗搓搓地想到,自家角儿真是遗世独立,穿什么都好看,两人演出了这么多场,大褂也好几身了,桔红色,温暖明亮,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柠檬黄,淡雅清爽,空气里都散发甜甜的味道;青橄榄,完美地诠释了公子世无双这句诗;黑色的最显张劳西的腰身,盈盈一握;两人穿的最多是高级灰,平和稳重,最适合劫后余生的他,不过杨九郎还是最喜欢大红色那件,两人穿出来有天长地久的感觉
临上台前,两人在旁边候场,杨九郎看着旁边穿着屈臣氏蓝的人,用小指勾了勾他的小指,闪着星星的眼睛望了过来,“角儿,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小眼巴叉的”黑暗里还能看见张云雷嘴角扬了上去……




第一次写文,不知道有没有撞梗或者重复,入坑半个月,昨天真的被甜死,半夜睡醒了写下这个脑洞,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愿我们的张劳西和杨劳西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刚入坑半个月
我算赶上好时候了吗!

入新坑,已无心工作……

萌的cp今天发糖了
我在床上笑得像个傻子
当了两年的小透明
还是觉得说出来更高兴
刚才点了一圈小红心
终于等到你,好久不见